日本311地震發生的日子,我人來到服務到國小。經常,我一到新的單位,就會發生天然災害。多年前,我到一所國中服務,就發生了921。


地震發生時,因為工作著,我後知後覺的生活著。學校發起捐款的活動,也讓小朋友製作慰問的手印,要寄到日本去安慰災區的人們。我先是在學校捐款,後來在中壢SOGO前,再次捐款給慈濟單位。接著,在網路上看到日本人面對災害時的沉著與素養,這真不是一般人能辦得到的。我也聽到夏川里美唱了一首歌非常好聽的,慰問災區的人們。再聽到中島美雪在三十多年前哼唱的「時代」......,希望災區的人們帶著希望,勇敢的生活著。每每聽到這兩首歌,我的心情是同理對方的......


這兩年,我開始在日本旅行,看見日本人正常的生活,一切都很好。我相信,是優秀的能力和先進的頭腦引領他們,日本,加油!


遠見雜誌:撰文/黃漢華


原文網址日本311週年》深入福島核災第一線 | 遠見 | 雜誌櫃 | NOWnews 今日新聞網 http://mag.nownews.com/article.php?mag=4-68-10895&page=1#ixzz2XgT6bIIr


從東京搭乘新幹線,只要一個多小時,就能來到東北地區的福島縣。這裡依山靠海,面積是日本第三大,也保留日本最多的原始風貌。這裡桃子產量冠居全國,福島牛的霜降肉,入口即化,滋味鮮美,越光米又香又甜,一直是日本知名的好地方。 


可是,311核災事件改變了福島縣原有的面貌。沿海的核電廠在半徑20公里內,被列為禁區,不能進入、居住,共有78200名居民被迫遷離家園。 


CNN今年1月報導,禁區成了死城,雜貨店裡物品過期,時間在這裡停止,剩下的,只有流浪動物。 雖說政府已劃定禁區,保護民眾,但輻射物質卻會隨著風向、雲霧雨雪等氣象條件,飄到不同地方,形成輻射熱點(hot spot),令人難安。 


旅日作家劉黎兒在著作《我們經不起一次核災》中寫道,距離福島250公里外的東京,有部分地區成為輻射熱點。連700公里外的大阪河川也測到輻射物——銫。她認為,核災問題將會纏繞日本至少未來100年,日本只好變成與輻射共生的社會。 


福島兒童:我能活到幾歲? 


她在書中寫到,日本原本容許的輻射劑量是一年1毫西弗,可是,核災後卻大幅放寬標準,連小孩的容許量都增加到一年20毫西弗。如果小孩吃到遭輻射污染的食物,一年承受40毫西弗,相當一年照800次胸部X片的輻射量,令人擔憂。 


事發之後,不少日本家長擔心子女安危,要他們戴帽子、口罩,有能力的家庭早就辦理轉學。據福島縣教育局統計,截至去年12月,共有14674名學生轉學,還留在縣內的父母曾經一度關閉家裡門窗,不敢讓孩子到外玩耍,只待在室內活動。 


「我能活到幾歲?」「我將來能不能生小孩?」「我沒做壞事,為什麼上天要降下輻射來殺害我們?」劉黎兒在書中轉述福島兒童投書媒體的心情。 


至於搬到外縣市的福島人,也沒有比較好過。他們曾經被誤認為帶有輻射物資而遭到歧視。所幸,經由政府解釋,化解誤會,福島縣政府也替居民安排健康檢查,檢查白血球數量。 


核災屆滿一年,雖然空氣引發輻射問題的疑慮逐漸減輕,但食物安全的問題仍是大疑慮。為了避免輻射物進入體內,福島縣府官員表示,縣內設有113個偵測點,學校等公共場所設有18000個點,還檢查土壤、河川、湖泊、海洋和農產品,以免食物污染。 


驅車來到沿海的南相馬市,這裡是核電廠半徑20公里的禁區邊界,告示牌上寫著「禁止進入」的字樣,遠遠就能看到警衛人員,禁止民眾靠近。 


禁區邊界 白雪皚皚人煙稀少 


距離南相馬市五分鐘車程的原町,人煙稀少,耳邊是呼嘯而過的海風,枯黃草地上,赫然還停著一年前從海上沖過來的船隻。一家寫著「日本物流機器工廠」的建築物,不見人跡,破碎的玻璃窗正是海嘯重創的證據。 


原町一帶的商圈因為靠近禁區,一年來關上大門歇業的商家有好幾家,例如青山洋服店、牛仔衣店,在門口貼上歇業告示。只剩下牛肉蓋飯餐廳和手機店還開著,一旁的7-ELEVEn也從原本24小時營業,縮短為早上7點到晚上9點。 


位於福島縣北方的福島市,離原町有兩小時車程,靈山將它與禁區隔開,蜿蜒的山區道路堆著皚皚白雪,景色安靜又美麗,難以想像核災曾經擾亂這裡的生活。 


福島市消費變得相當便宜,裝潢高雅的西餐廳,一頓豐盛的定食只要950日圓。農產品和其他產地比起來,價格也比較低廉,例如,5公斤的福島米在超市賣2680日圓,同等重量的新潟米就要3880日圓。 


這裡生活作息已經恢復正常,特別的是,街上不易見到兒童和青少年,幾乎只有成年人,他們沒有戴口罩、帽子,神色從容,若無其事地繼續過活。 


26歲的榎內悠從事老人看護工作,她原本居住在距離核電廠10公里的富岡町,因為核災,現在獨自一人住在福島市。 


地震當天,她到隔壁的川內村避難,本來以為第二天就能回家,然而,核災阻隔回家的路,直到8月才重返富岡町,看到家裡長滿雜草,屋頂掉下瓦礫,十分難過。


日政府錯判行動緩慢 


釀大禍「未來十幾年,我可能回不去了,」對她來說,回家的路遙遙無期,儘管從車諾比事件得知輻射物質會影響健康,但是,她喜愛從小長大的家鄉,那分難以割捨的愛讓她不願離開,繼續留下來。 


其實福島核災發生一年來,日本國內對發生的原因,出現眾多紛紜的說法。有人說海嘯來襲前,一號機的壓力容器和配管、三號機的爐心冷卻設備已經損壞;也有專家質疑東北過去出現過39公尺的海嘯,核電廠為什麼擋不住10幾公尺的海嘯?


「日本政府沒有遵守緊急應變措施,」關切核電發展的中華經濟研究院東京事務所所長黃瑞耀表示,日本政府過於樂觀,判斷爐心不會爆炸,沒有及時公布預測輻射物質擴散系統(SPEEDI),也不緊急疏散民眾,才會造成龐大損失。 


然而,不管原因為何,311核災事件已經改變了日本人的用電與核能發展政策。去年71日日本實施大規模分區限電,規定東京及東北地區用戶需較去年夏天減少15%的用電量。索尼、豐田等大企業以週末生產、提早上班時間、輪班的方式省電。 


限電令全面解除,東京電力公司達到節電15%的目標,東北電力公司則有22%。東電也將於今年4月調漲企業用戶電價17%。 


今年16日,負責核電廠事故善後的環境大臣細野豪志發布核子反應爐等管制相關法案修正案概要,提出核電廠運轉40年限制,首次以法律來規範反應爐壽命。這意味著日本很有可能會在2050年變成非核家園。 


因為福島核災,日本54個核子爐,現在只有新潟縣柏崎電廠、北海道泊電廠還在運轉,這兩座電廠預計4月停機檢查,屆時如果沒有電廠接棒,今年夏天,日本沒有核電可用,電力供應將成為一大考驗。 
值得一提的是,關西電力公司的大飯核電廠在2月下旬通過壓力測試,可以因應311同等級的大地震、大海嘯。


女川電廠離震央近損失輕微 


事實上,311當天,離震央最近的不是受創最重的福島核電廠,而是位於宮城縣的女川核電廠。這座設在曲折海岸線旁的廠區,隸屬東北電力公司,當時離震央僅130公里,造成一號反應爐的重油機被海嘯沖倒,二號反應爐浸水,但都自動停止運轉,可說損失輕微。 


臉友在東京時,遇上的日本東北311大地震。(分享內容如下)



發生地震那時候,我剛好去幫客戶買東西,


正趕著在最快的時間內買好東西送回品川車站,


讓客戶出發前能夠拿到。


正要進入商店的時候,店員阻擋我進入,


當時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


店員告訴我,有地震要疏散客戶到外面。


三秒後,我感覺到震動,慢慢的越來越大,


馬路上所有的車子全部停止運行,


所有的人也都各自尋找定點,


震度越來越強烈,旁邊有小女生嚇的哭出來了,


停在一旁的車子窗戶是打開著,


中年的男子司機還很努力的安慰著小女生說:大丈夫、大丈夫!(這裡有不要害怕的意思)


地震停止後,我發現天空上有直昇機開始巡視,


救護車也出動了,


重點是,整個馬路上有停止不動的車,也有避難的人潮(站在路中央比較安全的樣子)


但是地震停止後的5分鐘內,沒有人走動,也沒有任何喇叭的聲音,


巡視的警車也出現了。


等人潮開始移動時,我衝到店裡面買了客戶要的東西,


店裡的電梯停止運轉,有人困在透明電梯內,不過還好是在一樓,


裡面的人也沒有露出任何的緊張行動,都靜靜的等待著救護。


店員開始大聲的要求大家要走樓梯,不能按電梯。


買了客戶的東西之後,我尚未發現到電車可能會停駛的問題,


只有一路的往車站走,路上遇到一個阿桑,他說他也要去車站,


只是恐怕電車會停駛。


我驚覺不對,馬上轉往大馬路,試著往品川方向走,試著招計程車,


但是完全沒有空的車子。


一路上嘗試著用手機與客戶,日本同事們聯繫,完全打不通,


剛好走到新橋附近,我的直覺告訴我應該往總公司去。


到了總公司,因為地震總公司的大樓電梯停止,


在一樓的大廳遇到以前派駐在台灣的副總,


最後我利用公司在一樓的櫃檯與總公司的同事連絡,


請他聯絡台灣,並給他我家人電話,轉達我平安的消息,


此外,由於我的手機完全無法撥出,


我最擔心客戶的狀況,也請台灣試著連絡客戶手機。


餘震不斷,連保全人員都會用大聲公告訴在一樓的員工們,


目前收到30秒後的餘震通知,請離開玻璃遠一點,請到外面避難。


下午4點多,公司發布停止上班的消息,請大家回家。


我看到的是同一方向的同事三兩個人當中都會有一兩個男生,大家一起網相同方向走。


我也在總公司同事的幫助下,自己跟著人潮,慢慢的有秩序的往飯店方向走,一路上,超商裡面很多人,有的排隊等廁所,有的排隊結帳,雖然泡麵等食物幾乎被掃光了,但是我沒有聽見任何不高興的吵架聲,反而大家非常的互助。


回到飯店後,立刻上網通知台灣的親友我平安。


後來接到同事電話,客戶們也順利的到達羽田機場,


並在晚兩小時後順利起飛,到達台灣。


這時刻,我才放心,眼淚掉下來,


我不擔心自己,畢竟自己會日文,還有總公司的同事可以幫助我,


但我只擔心客戶們,


會不會流落街頭沒有辦法回到品川車站?


如果他們沒有車到機場,那要住哪裡?


如果飛機不能飛,那要住哪裡?


日文無法溝通該怎麼辦。。。。。


越來越接近半夜,路上大塞車,兩旁仍然是走路回家的人潮不斷。


除了救護車的警鈴聲外,沒有聽到有任何的不耐煩的喇叭聲。


地震時停止電車運轉是因為需要檢查線路是否有問題,


所以每一站的檢查人員要自己那站往規定的車站檢查,至少要走一到兩站以上。


因為牽扯到所有人的生命安全,而不能隨便。


地震時停止電梯運轉是因為需要檢查電梯內的裝置是否有問題,


一次又一次的檢查,避免有任何缺失。


東京之所以交通麻痺,也是因為這樣的原因,


利用大眾交通系統的人太多,絕對不能馬虎。


在飯店的時候,餘震不斷,常常都超過4級以上,


我一個人其實有些不安,在一次的大餘震時,把門打開,


外面有飯店的人員在檢查與打掃(客房全滿,努力打掃提供給客戶住宿的機會)他們問我怎麼啦?我說因為餘震有些害怕。


他們告訴我:如果害怕,可以將門打開,我們在不會有危險的。


第二天早上,東京的交通幾乎就回復的運轉。


只是低速運行,班次也有變動,至少讓昨晚無法回家的人可以慢慢的回家。


或許,在台灣,媒體報導的很誇張,


但是我在東京,那時候很平安。


也許核能電廠爆炸,在台灣只看到媒體報導的大家很緊張,


但是我在東京,那時候很安全。


東北地區並不在東京地區,


希望媒體報導的時候不要一昧的只說東京........


在日本看到的媒體也不會跑去災區亂,


災區的民眾也都很有規矩的,很認命的感覺。


我不會用什麼闊論的說什麼怎樣又怎樣,


但是,


還好這裡是日本。


我只有這樣深~深的感覺。


這就是我在東京遇到大地震所看到的一切


創作者介紹

Flying

Fly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